一個真實故事:跪下來,叫聲娘


 


國慶節學校放假7天,熱戀中的女友忽然提出來,要和我一起回一趟老家,見一見我的父母,我頓時變得惶恐不安。



 


從踏上列車的那一刻起,我就下定決心,要告訴女友自己家庭的真實情況。看到頭一次出遠門的她是那樣的意趣盎然,又不忍心掃了她的興致。


 


經過一夜顛簸,火車停靠在古城邯鄲。我們又轉乘汽車,坐了將近 6個小時,才回到我的家鄉,一個偏遠的山區小城。


 


此時,灰頭土臉的女友已經累極了,靠在我身上,勉強笑了笑,問:“ 咱們到家了吧?” 我不敢看她的眼睛,囁嚅著:不,還要轉車。


女友很奇怪:你的父母不是在縣委工作嗎?


可是... ...可是... ...”我的臉燙得厲害:他們都住在鄉下。


那上下班多不方便呀!單純的女孩沒有多想,說:


不過, 這樣也好,鄉下空氣新鮮,我還沒去過鄉下呢。


我有些苦澀地嘆了口氣,拉著她, 上了一輛開往鄉下的破舊的公交車。


車上已經坐了不少人,但遲遲沒有開走的意思, 在零亂骯髒的車站裡很慢地兜圈兒。


 


女友百無聊賴, 不停地左顧右盼著,忽然一個女人的聲音引起了她的注意 - “報紙雜誌,誰看報紙雜誌 ... ...


“餵,有”當代青年“嗎?”女友推開窗,向外喊。


“有,有。”那個中年婦女急忙向這邊跑。她滿臉油汗,皮膚黑紅, 一身沾滿灰塵的衣服已辨不出本來的顏色。


我立刻驚叫一聲... ...”旋即彎下腰,用手遮住臉,躲在女友的背後。


女友挑出一份“當代青年”,從車窗裡遞出去錢, 但中年婦女卻不接,她臉上堆滿了卑微的笑,說:“5元一份。”


“可是,這本書的定價是4.5元。”


姑娘,我在車站裡賣書,是要交管理費的。


中年婦女的嗓門很大,而且沙啞,這對於有著良好家教的女友來說, 無疑是種不可忍受的噪音。


 


她厭惡嘟囔了一句“無商不姦”, 正要掏錢,兩個穿制服的年輕人走了過來,嘴裡罵罵咧咧地,邊往外推搡那個中年婦女邊說:你這個月的管理費還沒交呢, 誰讓你又來了?


我稍稍抬起頭,向外張望,只見中年婦女臉上的笑容更加卑微了,她不停地向那個和他兒子差不多大的年輕人鞠著躬賠著不是, 解釋說:


月底我一定把管理費補齊,您知道嗎? 我兒子在外面讀大學,學費很高,最近又交了一個女朋友... ...說出來你們怕是不信,你們別看我臭婆子不怎麼樣,可我未來的兒媳婦卻是大學校長的女兒哩!


就你這樣子,還能有個上大學的兒子,還想娶大學校長的女兒當兒媳婦?


 


兩個年輕人放肆地大聲笑著, 順手推了中年婦女一把,她猝不及防,一下子跌倒了, 頭碰在水泥台階上,頓時流出了鮮血。


兩個年輕人毫不在意,用嘲諷的目光看著地上呻吟的中年婦女,甚至想把她拖出去,以免擋了別人的路。


“住手!”


我忽然站起來,忽然大吼,我喊得那麼響, 車站裡所有的人都吃了一驚,包括我的女友,他們都呆呆地望著我, 傻了一般。


我跳下車,衝過去,推開兩個年輕人,攙起那個中年婦女。


我站在車站的台階上,聲音不高但是很有力地說:


是的, 她只是個鄉下婦女,很窮。她沒有錢,卻有超出常人的自尊,她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, 但她卻培養出一個上了名牌大學的兒子 ... ...“


說到這裡,我眼眶一熱,猛地轉過身, 撲通一聲跪在中年婦女面前,淚流滿面地,聲嘶力竭地, 撕心裂肺地,喊了一聲:娘! ”


後來,女友在我家住了三天。三天裡,我,女友,爹, 都沒有什麼話。


娘躲了出去,不願見我的女友。


 


我知道,尊貴的, 城裡來的準兒媳第一次上門,卻遇上了這種事,娘心裡不安。


第四天,女友沒打招呼,獨自一人回了武漢。


爹給她的紅包,她沒有要,放在枕頭邊。那裡是1萬元錢, 二老讓我們畢業後結婚用的。


回到學校後,我沒再去找過她,她也沒再找過我。偶爾見了面, 也只是互看一眼,淡淡的。


我想,她是不會原諒我,我也不會。


我欺騙了她, 也欺騙了自己的良心,我褻瀆了我們的感情,也褻瀆了自己的娘親。


可是沒想到,畢業後,女友最終還是回到了我身邊。我們一直沒有再談那件事,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。


直到新婚之夜,我問她為什麼可以原諒我,她才平靜地說:


 只為你在那種場合下能夠跪下來,叫她一聲 娘... ...
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fmusic 的頭像
bfmusic

百分音樂學苑 (台南 東區 音樂教室) 鋼琴 小提琴 二胡 長笛 豎笛 樂理 烏克麗麗 直笛 吉他 大提琴

bfmus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